古诗词中的“立春” 万国转春风-

古诗词中的“立春” 万国转春风

“问春风、音讯何时来”  何时立春  本年正月十一立春,听起来很晚,有些年份腊月就立春了。可每年立春的公历日期,大致相同,总在2月4日、5日左右。由于廿四节气,原本是依据太阳运转周期拟定,归于“阳历”,和表现月亮运转周期的“阴历”,天然有些误差。古诗常常写到这点。那两句闻名的唐诗:“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”(王湾《次北固山下》),说的便是节前立春,由于新年算“新年”。还有宋代张栻《立春偶成》“律回岁晚冰霜少,春到人世草木知”,艾性夫《检历即事》“岁里春为花早计,蛰前雷是雪先声”,“律回岁晚”“岁里春”,都是年前立春。  立春早,草木萌发早,春天也就早一些,诗人感觉似乎赚到,喜孜孜的。假如赶在岁除或许新年,简直便是“双喜临门”。秦观《元日立春三绝其一》“此度春非草草回,佳人休著剪刀催。直须残腊非常尽,始共新年同时来”,表达的便是这种高兴。所以立春一旦稍晚,诗人就会很着急。如叶梦得《八声甘州·正月二日作,是岁闰正月,十四才立春》:“又新正过了,问春风、音讯何时来。笑春工多思,留连底事,犹未轻回。”词里景象和本年类似,也有闰月。  当然,立春晚些也不是没优点,再下点雪,就更好了。南宋某年正月初四下雪,王十朋就赖皮说“未到立春犹腊月,忽成三白定熟年”。姜特立《立春前有雪》则说:“春前一寸雪,春后一犁金。万里烟瘴息,九农和气深。”  “梅花合让柳条新”  立春物候  俗谚“春打六九头”,又说“五九六九,河边看柳”,换成诗人的言语,便是“从此雪消风自软,梅花合让柳条新”(王镃《立春》)。欧阳修《渔家傲》:“正月斗杓初转势。金刀剪彩功夫异。称庆高堂欢天真。看柳意。偏从东面春风至。十四新蟾圆没有。楼前乍看红灯试。冰散绿池泉细细。鱼欲戏。园林已是花气候。”立春三候:一候春风冻结,二候蛰虫始振,三候鱼陟负冰。这词里简直都写到了。乾隆的诗久蒙恶评,但他有两首《正月十二日幸圆明园》,写于立春次日,“雪消麦陇青含润,喜动茅檐望岁人”,“砌苔堤柳添色彩,都报时光次序归”,也还应景。  “蓼茸蒿笋试春盘”  立春吃什么  立春咬春。现在北京的春饼,卷的大都是韭菜、豆芽、葱丝、黄瓜、萝卜、胡萝卜几样。不由得查了下,古人的立新年物“春盘”里都有什么菜。杜甫《立春》写到“春日春盘细生菜,忽忆两京梅发时。盘出高门行白玉,菜传纤手送青丝”,前人注释以为这儿的“青丝”便是韭菜。除了韭菜的绿,韭芽的“黄”,在一派裁红剪翠、青红饾饤中,也不遑多让。苏轼“青蒿黄韭试春盘”,张耒“韭叶金黄雪未千”,杨万里“韭芽卷黄苣舒紫”……写得最具体的,大约仍是方岳那首《春盘》:“莱服根松缕冰玉,蒌蒿苗肥点寒绿。霜鞭行茁软于酥,雪树生钉肥胜肉。与吾同味蔊丝辣,知我长贫韭菹熟。”六句便是六样:萝卜(别称莱服、芦菔、萝蔔等)、蒌蒿、春笋、蘑菇、蔊菜、韭菜。此外,还有苦苣(野苣),见张耒“如丝苣甲饤春盘”、司马光“玉盘翠苣映红蓼”;香椿芽,见刘弇“庭椿摘初黄,畦韭剪柔绿”;蓼芽,见苏轼“喜见春盘得蓼芽”“蓼茸蒿笋试春盘”;枸杞芽,见苏过“春盘撷新芽”;芹芽,见陆游“儿童斗采春盘料,蓼茁芹芽欲满篮”“剩求芹蓼助春盘”;蕨菜,见吴泳“行玉盘中拣蕨芽”;菘菜即白菜,见陆游“韭菘饤饾春盘好”,范成大“菘甲剪翠羽”;荠菜,见饶节“春盘供早荠”,曹勋“自挑雪荠饤春盘”……言外之意水格灵灵,真是唇齿生春。  “看佳人头上,袅袅春幡”  立春戴什么  我小时候,每当打春,家长都会用布头给孩子缝几只大公鸡,缀在衣袖上。古人诗词常常说到的,却另有其物。苏轼《和子由除夜元日省宿致斋三首其二》“朝回两袖天香满,头上银幡笑阿咸”,辛弃疾《汉宫春·立春》“春已归来,看佳人头上,袅袅春幡”,张元干《功德近》“看取鬓边幡胜,永宜春难老”……这儿的春幡、银幡,也都是迎新年物,用绢帛取舍或许金银镂制而成。当年随处可见,现在已成罕物。定州博物收藏出自静志寺塔基地宫一枚镂空小幡,正中镀金处实地子上錾“宜春大吉”四字,宜兴博物收藏出自北宋法藏寺地宫一枚镂花银幡,錾“宜春耐夏”四字,扬之水先生以为便是当日悬缀于钗头的春幡,并说“轻盈的银幡始终是宋元年代春日里闪烁的喜色”。  “旋裁春帖换新诗”  立春做什么  宋代准则,翰林学士在立春、端午等佳节要编撰帖子词,贴在皇宫遍地,内容大都是讴歌泰平、吉利祝愿之类。立春日写的称“春帖子”。欧阳修、宋祁、苏轼等都写过。乾道八年(1172)立春,时任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的周必大,也给皇帝阁写了篇《立春帖子》:“日向皇都永,冰从泰液融。八荒开寿域,万国转春风。”皇都指国都。泰液即太液池。八荒,八方荒忽极远之地。寿域,人人得尽天算的太平盛世。尽管一味颂词,大都套话,但时值南宋“乾淳之治”期间,也还算得当。尽管处江湖之远的文士不太看得上这种体裁,如杨万里说“终身逃过春端帖”,方岳说“野屋难为春帖子,自研冰雪写离骚”,但这种颂祝方式仍然逐渐流布民间。  “万国转春风”,安居乐业风调雨顺,原本便是人们内心深处的希望。(廉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