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之舱(抗疫一线的故事)-

生命之舱(抗疫一线的故事)

3月10日,武汉传来令人振奋的音讯:方舱医院患者清零,悉数休舱。  方舱医院自开舱以来,在这次“武汉保卫战”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数据计算,武汉方舱医院共供给一万三千多张床位,收治一万两千多位患者。  2月28日,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介绍,方舱是当之无愧的“生命之舱”,建造方舱医院是一项十分要害、含义严重的行动。  ——“武汉方舱医院收治的是轻症患者,短期内扩大了医疗资源,完成了轻症患者从‘居家阻隔‘到‘收治阻隔’的改变,堵截了社会感染源头,并经过及时救治防止轻症恶化,在防与治两个方面都发挥了不可代替的作用。”  ——“方舱医院与定点医院、定点阻隔点一同,组成了四类人员‘应收尽收、应治尽治、应早尽早’的疫情防控网络,是改变武汉疫情防控的要害之举。”  一  2月1日,阴历正月初八。又一支国家医疗队从北京首都机场动身,飞往武汉。  在这支部队中,有一位戴着眼镜,气质儒雅的专家,他叫王辰,中国工程院副院长、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、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。2003年,他是北京市最早触摸非典患者的专家之一,在那场抗击非典的战争中,积累了名贵经历。  这一次,王辰将面临更大应战。  一到武汉,王辰一行就再接再励地到相关医院调研。  眼前的急迫局势令人焦虑:医院拥挤着许多患者,许多不能及时被医院收治。而这些患者无论是在社区走动,仍是在家里阻隔,都会形成进一步感染;最急迫的使命是处理病毒的社会传达和分散问题,而且家庭式集合发病局势很严峻……  这天晚上,他翻来覆去,不能成眠。  第二天,他参与武汉市的会议,提出燃眉之急是要把现已承认的病例悉数收治到医院中,进行会集阻隔医治。  “可是医院人满为患了啊!”有人说。  “建方舱医院!”王辰主张。  在这个会上,他以为,只要完成了对病毒的围住,才当作到了堵截感染源,才有或许迎来疫情的拐点。  武汉市卫健委数据显现,到2月3日23时,武汉全市二十八家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已近满负荷作业,已用床位八千余张。两天后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上,武汉市相关方面表明,现已确诊的和许多疑似患者无法住进指定医院进行救治,形成了救治的“堰塞湖”。  局势刻不容缓,中心辅导组决断决议:建造方舱医院!2月3日晚,火速发动榜首批三家方舱医院的改建作业。  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,武汉世界会展中心被快速改形成方舱医院,其他的方舱医院也连续建成,确诊的轻症患者敏捷得到阻隔和收治,防止了疫情的进一步分散……  二  “鲁刚吧,请立刻到指挥部来一趟!”  2月3日晚8时,武汉市东西湖区应急管理局干部鲁刚接到区防疫指挥部的紧迫电话。  他匆促赶到区防疫指挥部,接下“军令状”:火速分配四百张床铺,第二天天亮前送到武汉客厅,办法自己想。  在这个特别时间,如安在短时间内找到四百张床呢?  他想到了商场,商场没开门;他想到了厂家,工厂没开工。  他想到开宾馆、酒店的朋友。原以为,这样会让朋友尴尬,但令他欢喜的是,一切接到他求助电话的朋友,不但没有犹疑,反而十分热心。他们为自己能在武汉最危险的时分出一份力而欣喜。  清晨4点,四百张床铺悉数抵达武汉客厅。  第二天,鲁刚被紧迫派往武汉客厅。到了那里他才知道,要在武汉客厅建东西湖方舱医院,这也是武汉榜首批三家方舱医院之一。其时的指挥部还仅仅个概括,区里主要领导担任指挥长和副指挥长,他暂时担任后勤总和谐。指挥部向他宣告了三条纪律:榜首,有必要竭尽全力确保方舱医院的顺畅建成与正常作业;第二,从此刻起与原单位脱钩;第三,有必要二十四小时驻扎,不能脱离半步。  其时他觉得古怪,就这几个人能建起方舱医院吗?但随后,数百名战友连续抵达,打消了他的忌惮。一批批战友仓促赶来,没有握手,没有问寒问暖,却个个士气高涨。  有的人装修建隔板,有的人装抽风体系,有的人搭厕所棚子,有的人装置洗漱间……咱们来自不同单位,互不知道,只管赶着自己手中的活儿。再忙再累,都有必要自己干,由于谁的手上都有活儿,谁都抽不开手。  冯光乐也是2月3日晚接到紧迫通知的。  冯光乐老家黄冈红安,是武汉地产集团总经理助理,之前是雷神山医院建造指挥部副指挥长。  “其实其时雷神山医院的建造还没有建完,下午5点多,接到电话,我就火速赶往武汉世界会展中心,来的路上还不知道详细干什么。到这儿一看,才知道要紧迫建方舱医院。依托武汉世界会展中心建,叫江汉方舱医院,我被清晰为建造项目负责人。”冯光乐说。  一万多平方米的大厅空空荡荡,冯光乐立马给集团下面的规划院院长打电话,叫他们派规划人员火速赶来。  晚上9点,榜首稿平面规划方案出炉。但这一稿是按八百个床位布局规划的。晚上11点多,决议会展中心不但一楼布局,二楼也需求布局,按一千八百个床位的方案规划。  “2月4日清晨,五十个床位的样板就建出来了。这是榜首批工人干出来的,他们是清晨3点到的,满是木匠。”冯光乐说,“紧接着又来了三批,早上7点左右来了八九十人,上午9点半左右来了一百多人,上午10点左右武汉地铁集团的两百多名工人也到了。”  会展中心一片“叮叮当当”的繁忙现象。  2月5日清晨2点,一切间隔、医护专用区、通道,悉数建好;电路不只装好,而且悉数调试好;床铺悉数摆放好。至此,江汉方舱医院顺畅竣工。随后医院接纳,医务人员出场,了解方舱医院总体布局、功用分区,转运物资药品、医疗救助设备等。晚上10点,开端接纳轻症患者。  三  病房有了,医师在哪儿呢?  正从大江南北赶来!  “老婆,赶忙回家拾掇行李!”  2月3日晚7点45分,孙洁接到老公黄钟的电话。  “怎么啦?”孙洁先是心里一惊,但她很快就反响并淡定下来,“是不是要去武汉?”  “没错!”黄钟说,“医院刚刚接到国家卫健委紧迫通知,医院的国家紧迫医学救援队立刻去武汉,我给你一同报了名,不论选不选得上,先从速回家做预备。”  孙洁父亲是上海知青,母亲是新疆生产建造兵团的子孙,爸爸妈妈都是医师;黄钟老家在江苏姑苏,他也是抱着一腔热血扎根新疆的。他们除了都是八〇后,同为新疆石河子大学医学院榜首隶属医院医师外,还都是医院国家紧迫医学救援队成员。孙洁是从肿瘤内科转到感控科的,黄钟则是急诊内科医师,也是医院国家紧迫医学救援队的组成者之一。  孙洁拎着包赶忙往家赶。刚到家,老公就来电话了,告诉她两人都被选上了。听到这个音讯,她很激动。立刻就要动身,赶忙拾掇行李。  “知道去武汉,但详细去哪里,干什么,咱们一窍不通。”孙洁说,“除了带行李,咱们每个人都带了帐子。其时有领导说,湖北公民现在很忙,咱们去了不能给他们添任何费事,有必要自己管好自己。咱们都带上帐子,假如不可,咱们就露营,咱们要做好喫苦的预备。”  2月4日晚,他们从乌鲁木齐起程,飞往武汉。到了武汉才知道,东西湖方舱医院是他们的战场。  与此一起,救援队的医疗指挥车、印象查看车、户外露营车等十余辆专业医疗车队,昼夜不停地疾驰武汉。  新疆生产建造兵团的这支部队,除了石河子大学医学院榜首隶属医院的医务人员,还有兵团医院、榜首师、第五师、第六师等四家医院的医务人员,共有一百余人。每名队员配备了合适户外生计的单兵作战配备,人员包含护理、重症医学等多个专业。  彭金玲是孙洁的搭档,一名儿科主管护师。她老家在湖北随州,在石河子上完大学,便留在了那里作业,并成婚生子。  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大儿子放在老家,由姥姥帮着带。  他们科室有许多小姑娘,报名时比她快,等她反响过来,名额已报满。但老家有难,她若不来,会愧疚一辈子。所以她求着其他搭档,动之以情,总算拿到一个名额。  她没敢跟妈妈说,怕她忧虑,也怕自己的儿子想妈妈。但终究,这事仍是被妈妈知道了。妈妈很着急,你就不替孩子想想吗?彭金玲说,人家都来了,我一个湖北人更应该回来呀。我也期望疫情早点完毕,摘掉口罩,回去看看您和孩子。妈妈听后,含泪允许。  四  “咱们是兄弟姐妹!新冠病毒是咱们一同的敌人!咱们有决心打败它们!”  程青虹说完,舱内迸发火热的掌声,许多患者热泪直流。  程青虹本年五十三岁,身材高大,性情直爽。他是东西湖方舱医院医务部副主任兼A舱医疗总负责人。  这一幕发生在2月18日下午。  那天下午,A舱的患者自发组织了一个朗读竞赛。他们特别想请程青虹参与,但又有所忌惮,究竟自己是患者,忧虑感染他。  护士长陈小艳知道这个情况后,当即向程青虹陈述。  “有什么可忌惮的?有必要参与。”程青虹说。他不只参与了,讲话了,还与患者一同手拉着手进行了朗读。  程青虹知道,方舱医院住的都是轻症患者,医治并不杂乱,一般只需求按国家引荐的医治办法下医嘱。因而,鼓舞他们建立治好的决心十分重要。  患者刚进舱时,程青虹发现不少人十分严重焦虑。其实把他们收进来,便是给他们以支撑。这支撑的背面是什么呢?是决心。刚开端,有些医护人员不敢接近患者,自己穿戴防护服,还离他们一米以上。程青虹想,要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尽量接近患者,并带头去做,遇到患者,不是离得远远的,而是走近,伸出手来,拉一下患者的手。这一拉,不只拉近了间隔,也拉走了隔膜,让患者对他们愈加信赖。  不只仅抗击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在繁忙,方舱医院的心思医师也在严重战斗着。  在江汉开发区方舱医院,上海协助湖北心思医疗队第九组组长、华东师范大学隶属精力卫生中心副主任医师杨道良,自2月21日进驻方舱医院后,就对舱内患者的心思情况进行摸排,发现一些患者存在焦虑、严重等问题。为此,他们在方舱医院内建立心思咨询室,一起注册电话、微信咨询途径,倾听患者说出心中对病况的困惑,给予打败疾病的决心。他们经过舱内播送有针对性地播映病况科普节目,以及一些轻松的心思疗愈音乐,取得了不错的医治作用。  其实,除了这些可敬心爱的医护人员,还有费尽心机让饭菜丰厚多样的餐饮人员,冒着危险打扫医疗废物的保洁人员,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……他们都在方舱医院里忘我地繁忙着,为这个“生命方舟”注入温温暖力气,用他们的无私奉献诠释着“风雨同舟、互助友爱”的方舱精力。  “刚刚得知自己得上新冠肺炎后,我十分忧虑。可是来到方舱医院后,我从头看到了期望,找回了自傲。国家花这么大的价值,建造方舱医院收治咱们,各省份的医疗救援队和志愿者无私地前来援助武汉,来协助咱们,这让我深深地感触到了温暖,也从头建立了日子的决心……”  这是武昌方舱医院C区患者、八五后的月月入住方舱医院之后的感触。  现在,武汉方舱医院现已悉数休舱,可是与方舱医院有关的人与事,却将永久留在这座城市的记忆里……(纪红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