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新世界》:大时代中的小人物-

《新世界》:大时代中的小人物

作者:敖柏(东北师范大学传媒科学学院东北亚影视文化研讨中心主任、教授)  前不久播出的时代戏《新国际》秉持着实际主义的创造心情,展示了北平解放前22天的风云变幻,聚集小角色的命运流通,折射新国际与旧时代的更迭替换,以全新的视角诠释了一段有血有肉、有情有义的回想。  《新国际》以小角色的觉悟与反抗,描写大时代新国际到来前的思维和举动的改变,凸显家国大义。该剧也秉承了导演徐兵一向的创造风格,在人和环境的抵触里叙述小角色的故事。在《新国际》中,主创团队描写了心情饱满的立体小角色,制作了精彩的人物群像。其中最杰出的当是拜把子的“北平三兄弟”——大哥金海、二哥铁林、三弟徐天,他们别离担任京师监狱狱长、保密局组员、差人。  多角度的人物描写使得“北平三兄弟”鲜活生动,各具特色,各有魅力。大哥金海,油滑慎重、心思细致、讲义气认死理,是非通吃。与孙红雷以往描写的大哥形象不同,金海不是一味的冷漠,而是颇具日子感,也是日子在胡同里实实在在穿衣吃饭的人。二哥铁林,对老婆百依百顺,一反张鲁一往日的人物形象,极具喜剧色彩。他一心想高人一等,却被所有人看不起,在寻求权势的过程中,逐步迷失自我,落得孤家寡人的下场。三弟徐天,连续了尹昉在《少年的你》中的人物工作,是一名浊世中的小差人,心思单纯,顽固又据守正义。在末日孤城的北平,在草芥如命的浊世,徐天为未婚妻小朵的谜案求助田丹,意外参加到中国共产党平和解放北平的工作傍边,终究阅历生离死别,迎来新国际的曙光。  以三兄弟为主线的剧情齐头并进,新旧时代更迭,北平风云变幻,小角色命运流通。在北平,旧国际的规矩已然无法行通,像三兄弟这样的小角色不知怎么活下去,他们忧伤,他们苍茫,他们选择……“北平三兄弟”在新旧替换的大时代改换中交存亡、共祸患,尽显兄弟情意,但终究在亲情、爱情、国家利益和个人崇奉发作剧烈抵触的时分,从同心协力到反目成仇,走上了天壤之别的路途。  以“北平三兄弟”为中心延打开的人物群像,杂乱交错,一同构成了北平的民生画卷。浊世之中,不只有铁血,亦有柔情,该剧中的女人人物亦是可圈可点。百炼钢与绕指柔交错,人如浮草却痴缠着爱与恨的坚决,在沉浮的浊世烟火中,真情不改,演出血色浪漫。  胡静扮演的刀美兰温顺懂事,与金海之间的爱是欲诉还休,静默相守;张瑶扮演的关宝慧直爽霸气,与铁林的爱是吵吵闹闹,深深羁绊;周冬雨扮演的贾小朵天真烂漫,与徐天在浊世里纯真初爱,却在意外中存亡相隔;万茜扮演的田丹聪明过人、胸襟全国,却遭受冯清波的变节,又在祸患中相识徐天;李纯扮演的柳如丝气场强壮、权势滔天,却对冯青波一往情深,不离不弃……烽烟美女将何去何从,在羁绊相守中不停地敲击着观众的心。  在风云变幻的大时代的布景下,一个个小角色在不同的境况面对不同的选择。正如徐兵所说:“故事的布景是大布景,但咱们重视的是小角色。”《新国际》用小角色的人物举动和交错的头绪,带动剧集抵触,折射时代巨变下的人间万象、人心浮沉,描写北平孤城的人间烟火,力求到达影视作品折射实在实际,以震慑心里的效果。  《新国际》不同于以往时代大戏那般铺陈庞大,而是另辟蹊径,匠心独运,描写了一个个普通立体的末世孤城的小角色,展示了充满着家国情意的大时代。深耕实际体裁,在庞大的家国情怀之下,暗涌着舍弃不断的狭义温情。既不失前史厚重感,又描写饱满的人物形象,防止人物脸谱化、情感空洞化、价值灌注化,为剧作注入了艺术与生命的温度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2月05日?15版)